伊斯坦布尔(一) 丨 众神的城

2016年3月25日,当时我和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圣索菲亚教堂之间的距离只有0.00公分,那天起,某天后,我自己经历了此番旅程,供君参考。

0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5万

获得3位读者赞

去过3城市,遍布2国家,2景点

微信扫一扫,好私藏,爱分享

分享此页至

复制成功,去粘贴吧

“如果只让你看这世界一眼,那就看伊斯坦布尔吧。”

——法国诗人阿尔方斯·拉马丁(Alphonse Lamartine)”





便有这般一个女人,她深居大宅,出身名门。作为一个街头的穷小子,每日奔波于庸俗的生活,你只能祈求某个一如既往的阴天,偶然见到她的倩影,闪现在高高的阁楼之上,隔着一层朦胧的纱。

她无意的望了你一眼——也许并不是在望你,只是穿过你,看那喧哗肮脏的街道,为平凡人卑贱的一生感叹。然而你醉了,就为那无心的一瞥,仿佛中了蛊,进了血脉,入了骨髓,再也出不来。

对于此般的女人,你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她,念她的眉眼,她的唇舌,想她指尖的一点红。你不知道哪个贵族王孙能有幸得她,想到这里你就难过。

然而有一天,她堕落了。或者是多舛的命运,或者是漂泊的感情,你再一次见她,是街头无数娼妓里最妩媚的一个。浓妆艳抹,放浪喧闹,妖着身段往房里勾男人。那千篇一律充满肉欲的眼睛,一双双肮脏粗糙的手,你平静地接纳着他们。

她又望了你一眼。那一瞥,是落英风华,是平湖波澜,是大清真寺晨祈的钟。你告诉自己——她不该的,她不想的。

然而你错了,她就是她,此或彼,一切都是她要的。

于我,伊斯坦布尔,就是这样一个女人。


第1日 众神的城

这座城诞生于于公元前657年,最初的名字是拜占庭,罗马时期被称为君士坦丁堡,奥斯曼帝国占领后改名为伊斯坦布尔。无论是谁入主这片陆海,都急不可耐得改名易姓,以夸耀这被夺取的贞洁。

欧洲和亚洲、基督教与伊斯兰教,剑与歌,神圣与暴烈,便如此交错蹂躏着这座城市。她就这么接纳着,一如某种惯常,仿佛正是那那成全了自己一般。

要原原本本的描述这座城市,怕是极难。若实在有此决心,不妨每天大灌茴香酒,一只接一只得抽水烟,跳舞、祈祷,乘船出海,必须至少三次陷入情欲。如此,你或可得些吉光片羽,但始终难以创造出完美的拼图。


不管这座城市有多么斑斓,我认为最能代表这座城市的是蓝色。蓝,神秘的血。


大清真寺泰坦一般的外表下是汹涌的红,带着对真主繁星般的爱。


广场另一端是圣索菲教堂,与大清真寺遥遥相对,仿若巨人间的对峙。


举头仰望,我只得献上我最虔诚的沉默。


伊斯坦布尔的清真寺多不胜数,

然而我最青睐生机勃勃的Nuruosmaniye Mosque

只有在伊斯坦布尔,一座具有400年历史的清真寺才会被叫做新清真寺。

“我已揭去你的面纱,现在你的眼睛明察秋毫之末”

“在主那里必得享受自己的报酬,他们将来没有恐惧,也不忧愁。”

清真寺的召唤,一天响起五遍,召唤众信徒聆听真主的训示。他们祷告的方式非常特别,忽而站起,忽而蹲下,忽而跪拜,一会儿聚拢,一会儿又分散。阿訇的声音抑扬顿挫,有时赞颂,有时又像在叹息,大家小心都在翼翼得向真主剖白自己的虔诚。

离开游客众多的老城,去偏远的城西,哪里有一座小小的坷垃教堂。看起来极不起眼,然而若你有幸走入其中,则定然为其中辉煌的壁画瞠目结舌。不计成本的金箔镶嵌画,精心描绘着耶稣和玛利亚的形象,仿佛把人拉入一幅巨大的油画。


很多时候,我真的很想信点什么——坚定不移得信下去。


第2日 火车站的托钵僧

所有从欧洲出发的火车都会经过Sirkeci火车站,包括那辆1883年由巴黎开来的东方快车。

个旧车站散发着一股陈旧的味道。眼下并非旅游旺季,不见几个人影,车站咖啡厅的侍者百无聊赖得整理着着桌椅。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独自一人坐在站台前,郑重其事得打着瞌睡,仿佛梦到了我无从知晓的往事。


特意来这火车站,倒不是为了怀旧,而是为了观看传说中的苏菲旋转舞。

伊斯兰教中有一派被称为梅夫拉维(Mevlevi),也叫旋转托钵僧。他们守一种神秘的伊斯兰传统,在身体的旋转中(Sema)冥思,抛却肉体的束缚,让灵魂与真主融为的一体。

尽管旅游业一直讲其作为一种“舞蹈表演”兜售给游客,然而实则这是一种冥想的仪式。许多游客是极其无知的,他们亮起闪光灯拍照,大声喧哗,起立鼓掌,久而久之这些托钵僧大概也习惯了,甚至在酒吧也有托钵僧(不知真假)做助兴表演。

一袭白袍,是穿在人世的裹尸布,外罩的黑衣,象征人间的陵墓,而高耸的圆锥形毡帽如正是头顶的墓碑。


半球形的鼓隆隆作响,继而加入两三种弦乐,略带悲伤的芦笛响起,一位学者(Haliz)开始颂唱梅乌拉那的韵文。托钵僧缓步进入大厅,双手交叉放在肩上绕行三圈,向着四方鞠躬礼敬。

除下黑色的斗篷,象征他们抛去了凡人的桎梏,手臂弯至胸部,身体如如螺旋一般转动起来。他们的旋转,并非如陀螺一般,在一个平面转个不停,而是仿佛在把身体一点点打开,右臂抬起,接受天上真主的祝福,左臂向下,与大地的灵性沟通。

当旋转一旦开始,意味着他们已经放弃了俗世的生命,展现出自己真正的“星座”,让自身的灵魂融入浩瀚的宇宙,与万物一起旋转不息。


第5日 市场,五味陈杂

大巴扎名声在外。这座古老的市场起源于征服者默罕默德时期,多少世纪以来都是旧城的中心。随便在街上抓一个人问,无论是土耳其和游客,他们必然信誓坦坦:“那里非去不可”。

然而对于生活在中国,每日必须在喧嚣拥挤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我们来说,你大概不会迷恋此处人声鼎沸的景象。实则大巴扎内外都是拥挤的市场,但是里面的店铺多卖地毯、珠宝、香料、苹果茶这些游客觉得“土耳其”的东西,而外面则是大姑大婶们爱逛的衣服、电器、针头线脑这些东西。大叔们则一个个捏着细腰的小杯子,一杯接一杯的喝茶。


农贸市场则是另一番景象。在鱼市,模样如同海盗一般的老板,会小心的把鱼鲜红的腮翻出来,放在碧绿的葡萄叶上,然后在周围放上嫩黄的柠檬,以去其腥味。泛着青光的鱼一条条精神活现的摆在面前,真恨不得马上拎起一条就地煎了朵颐。

曾经有一个高中生问我可否会说什么土耳其话,我答曰“ang-ci-fish,ang-ci-fish”(鱼嘞,美味的鱼嘞),因为鱼老板那中气十足的叫卖声实在太有洗脑的意味了。


与中国多数菜市场的乱哄哄的摊位不同。为了吸引顾客,大家都把蔬菜瓜果摆得整整齐齐,颜色无意识的搭配的完美无缺,仿佛立体的画展一般。


3天,伊斯坦布尔没使多少手段,我已自愿找了魔。我看着她,以一对入了瘾的眼睛。

(故事未完,必有更新)



Xun | 撰文/ 摄影

谢谢阅读,请尊重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创作

更多历史文章,关注微信订阅号【勋的步履】(Xun-Track)



我的个人微信号,请注明来源

发布时间:2016/4/8 11:15:47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5万

获得3位读者赞

去过3城市,遍布2国家,2景点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分享此页至

0+1

您已经赞过了呦!

已钉到灵感墙!

5条评论

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录才能评论,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

0/140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看吧,世界正美,还要等你多久

MORE>>

提示
保存成功

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,不可以编辑或删除

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
来吧,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

MORE>>